当前位置:福州晚报  >> 第14412期 >> A07版 二梅书屋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那些奇奇怪怪的福州字是什么来头? 逛书店 将音乐诉诸文字,给艺术一把钥匙 责编


那些奇奇怪怪的福州字是什么来头?


林昊宇

2021.02.23

  

  那些奇奇怪怪的福州字是什么来头?

  

  作者介绍

  林昊宇,网名子善,祖籍闽侯尚干过浦。真鸟囝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中文系在读,课余爱好是方言保育。

  我的依妈(祖母)是一位热爱闽剧的票友。因此,在我小的时候,就在依妈手写的剧本上零零星星地接触过一些“奇奇怪怪”的汉字——有多了单人旁的“弟”,有多了单人旁的“今”。那时候我还小,连常用汉字都认不全,以为他们是我还没学过的生字。不过学到后来,语文课本后面再也没有生字了,我依然没有找到那些奇奇怪怪的汉字。

  我公(祖父)告诉我,他年轻的时候,看乡里的大人写文书,查的是《戚林八音》,写的是福州字。其中有一个字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就是“歞”,这个词发为ngooung242,是笨的意思。我当时便想,这个字,左边是显示的显,右边是欠缺的欠,显示出欠缺的样子,不就是笨蛋吗?公把这个汉字记得牢牢的,公讲给我听,我也记得牢牢的。(注:“歞”是训读字,我小时候对其的理解是错误的。)

  后来上高中、大学,渐渐接触到一些系统的理论,才发现这些“奇奇怪怪”的汉字,其实是福州方言的俗字。过去的知识分子们推崇儒家经典,遣词造句也多是法古,轻视平话(即白话)。但是,百姓口中说出来的,却不是“之乎者也”的文言。老百姓不识文言,却又有使用平话沟通的需求。于是,一批表示福州方言的汉字应运而生。

  唐代诗人顾况有一首《囝一章》,里面有一句“囝别郎罢,心摧血下”,作者在注释中写到,“闽俗呼子为囝,父为郎罢”。这两个词福州至今仍说,可见,这些福州俗字的历史有多么悠久——至少在唐朝的时候,就存在这些表示福州方言词汇的俗字了。

  福州俗字,可以按传统的“六书”,分门别类地加以分析。有形声的,如表示“久”的“

  ”,以“行第”的“行”为声旁,添加形旁“日”表示时间,这就是“久”了;有指事的,如表示“空”的“冇”,在“有”字中去掉两点,这个字就“空”了;有假借的,如表示拥挤的“剋”,这就是借用了同音字……

  除此以外,还有一类极有特色的福州俗字,可以跳脱出六书的分析方法,特别加以说明,这就是以“亻”标记的俗字。过去的福州人创造福州字,有一个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在某个汉字的左边添加单人旁“亻”,表示这是一个福州词汇。这些字可以是形声字,如表示“只有”的“

  ”,是在声旁“那”的基础上添加“亻”而来的;这些字可以是形声字,也可以是会意字,如表示“不”的“伓”,是通过在同义字“不”的基础上添加“亻”而来的……这类汉字有很多,上文提到的,笔者在小时候见过的“俤”、“仱”也是这样的汉字。这些汉字不仅出现于地方文献中,也出现在闽都地区的地名、人名中,表现出强烈的地方风味。

  高中时候,我曾给一位同学介绍过福州俗字,他大为惊讶,说,原以为只有广东方言才有那些特别的汉字,没想到福州也有。我告诉他,这些“特别的”汉字,不只广州话的“啲”、“嘅”,也不只福州话的“俤”、“仱”。其实,他们还广泛存在于普通话的行文中,我们日常使用的“们”、“的”、“咱”等汉字,都是北方方言的俗字,也就是你口中的“特别的”汉字,只是你每日都在使用,反而没有发觉罢了。

  公年少时,这些福州方言俗字流传甚广,生命力强。彼时福州学生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或多或少都会一些福州方言俗字。如今基础教育普及了,福州的年轻人识得北方方言的俗字,却不认识这些福州本土的汉字了,不得不说是一件可惜的事情。这一个个福州俗字,其实就是一张张福州文化的名片,全世界仅此一家,其他地方都没有。我们当代的福州人,

  是否应该更爱惜它们些,将它们保存下来,传承下来呢?

  

  那些奇奇怪怪的福州字是什么来头?

  

  扫码听专栏

(全文共1494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