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晚报·海外版  >> 第760期 >> 005版 福州广角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福州一群“文保爱好者”,翻山越岭不辞辛劳

“走村”10年 只为那些古迹

雷岩平 陈丹 全怡月

2019.10.07

  从县志上看到,永泰县白云乡狮子岩有鲜为人知的摩崖石刻群、古塔、古道,21日一早,林强便带队从福州市区驱车60多公里,来到狮子岩下的陈家村。在村主任带领下,他们翻山越岭,寻觅狮岩寺遗址,同时记录古道石刻信息。

  在福州乃至全省探寻古迹,几乎是这支队伍每周末的活动。福州老建筑群的群友们称这是“走村”,还说林强是“走村队队长”,而他更喜欢大家喊他的网名“穆睦”。

  从2009年起的10年间,“走村队”走访了许多偏远乡村,用镜头记录散落的遗迹。

  

  

  

  林强查看石刻文字。

  翻山越岭寻古迹 拍照记录风貌

  狮子岩有古迹,穆睦只是之前在书里看到。虽然事先做好了攻略,但和过去每次出发前一样,他心中也没个数,说不定就扑空了。

  登山杖、对讲机……听说古迹已荒废,古道难行,他提前通知队友做好了准备。到了村里,村主任说登山道已经修好了。

  穿过密林,踏着一级级新修的石阶,“走村”队员在山间有不少收获,狮岩寺遗址、一小段古道、仙桥、古井……特别是在一块巨石上发现了明清石刻。“有康熙、道光年间的石刻,这里还有崇祯十六年的……”穆睦兴奋地告诉队友们,这些都是当年村里捐田捐钱修寺庙的记录。他小心翼翼地将石刻上的青苔与尘埃拂去,随后拿出打光灯照着,抄录碑文,并用相机从不同方位拍照。

  穆睦说,古建筑爱好者有很多,有的呼吁保护古建筑,有的著书立说,他和队友则是用镜头记录古迹风貌。

  

  

  

  林强拍摄狮岩寺旁边的宋代石桥。

  队伍“走村”十年 最小队员才七岁

  48岁的穆睦是机关单位的财务人员。“爱上古建筑,是因为我喜欢集邮。”穆睦说,以前邮票上印着特色建筑,深深地吸引了他,而黄荣春的《福州市郊区文物志》等书籍给了他探古的启发。2009年,他开始在福州周边寻找有历史渊源的古建筑。

  10年,他几乎把时间都花在“走村访古”上面。哪儿有几座廊桥,哪儿的宫庙最美,他都熟记于心。

  一路走来,志同道合的人越来越多。寻访狮子岩这天,出行的队员有七八个,有公务员、教师、船员等,最小队员才7岁。这名小队员叫做奕同,跟着同为“走村队”队员的妈妈何云彩,寻访古迹已有3年。

  “我是永泰人,对永泰乡土文史很感兴趣。能够记录这些石刻,我非常开心。”何云彩说,有十几名队员长期坚持“走村”,最大的是年过六旬的许姐。

  “每次出行,成员都不固定,都是周末、假期之前向我报名,然后大家集结。”穆睦说,人多了,他也就不孤独了。

  遭遇许多危险事 被误为文物贩子

  “‘走村’之前,我们会做好攻略,但在寻找古迹的过程中,常会发生一些始料未及的事情。”穆睦说,有一次,他们被当地村民误认为小偷,村民当场报了警。还有一次,他们被村民误认为文物贩子,“那时警察也来了,我们只能哭笑不得地解释”。

  队员们觉得,更大的“拦路虎”则是古迹位置难寻、方言难懂、问人无门。

  穆睦寻找的古迹遗址,信息大多来自网络、书籍、政府公开名录。许多遗迹分布在荒野,甚至当地人都无法给出确切的地址。为了寻觅一座桥、一块碑,队员们要花大半天时间,有时还是无功而返。

  “走村”途中,不乏危险的事情。2010年前后,“走村队”从晋安区南洋村前往白眉村时,在山道中迷路。当时已是下午5时,众人在密密麻麻的芦苇中钻来钻去。“如果出不去,就要在山上露宿了。”穆睦说,还好后来看到一辆拖拉机驶来,他们坐着拖拉机一路颠簸下山,虽然抖得腰酸屁股疼,但大家还是很开心。

  为寻一处古迹 偶遇一群古迹

  “走村”的辛苦不言而喻,但不时遇到的惊喜,足以抵消奔走时的疲惫。

  去年,“走村队”到闽侯荆溪寻找一块书院石碑,只知道在一个村,到了目的地才知道,这个村有8个自然村,挨个搜寻无疑是大海捞针。他们毫无头绪之际,一位在树下看报的老人主动为他们带路,不但找到了石碑,还发现一块更具历史价值的摩崖石刻。石刻位于一座庙内,上面写着“嘉定丙子植此三榕”,由此可知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

  “真的太幸运了,这是我多年‘走村’见过的最早与榕城、榕树有关的实物,弥足珍贵。”回想此事,穆睦仍然激动不已。

  这样的激动,在今年6月也遇到过。那时“走村队”到长乐江田寻找一处摩崖石刻,刚刚到那里,车就开错了方向,随后他们看到一座临水宫,下车一看,宫内外保存着23块从清顺治到民国二十四年间的碑刻,这是他们“走村”以来见过的单体建筑碑刻最多的一处。

  更令人惊喜的是,宫门口还有一座题满铭文的单墩双孔平梁桥,虽没有任何文保身份,却是地地道道的清代建筑。

  保护古建遗迹 贡献一点力量

  每次旅途结束后,穆睦都会在博客上发布一些鲜为人知的遗迹故事。为防止古建筑内的物品遭人盗窃或毁坏,他会在文中抹去具体地址。

  2013年,穆睦来到“用坦厝”探寻古迹,宅内太师壁前立有四扇屏风,雕工精湛。几年后,故地重游,穆睦发现两扇已不翼而飞。村里老人说,屏风名声渐长,后来招了贼。这四扇屏风,便“留在”穆睦相册里了。

  “记录古厝的原貌,同时减少人为对老宅的惊扰,是我们对古建筑最大的敬意。”为此,穆睦停止更新个人博客。

  不过,“走村队”的脚步没有停止。

  10年“走村”经历,穆睦听过、见过许多古建筑的消亡与重建,有的因为台风、洪水等自然灾害,有的出于保护的初心进行搬迁改建。

  “很多时候我们也是矛盾的,比如狮子岩的古迹,如果无人知晓,它们会以原来的风貌长存下去。”穆睦说,“走村队”只希望拍下古建筑各个角度的照片,抄录每处碑文的内容,为古建筑保护贡献一点力量。

  作为民间古建筑爱好者,穆睦不论走访何地,都会携带测量尺、面粉、镰刀、砍刀、扫把等物品,以便维护那些古迹。

  

  

  

  抄录石刻文字。

(全文共237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