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晚报·海外版  >> 第763期 >> 007版 十邑文化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民间故事

冯梦龙笔下的福州奇女子

王凌

2019.10.28

  刚烈渔家女

  南宋时,长乐有个“美而艳”的渔家姑娘申屠氏,系“申屠虔之女也。既长,慕孟光之为人,名希光”。她十分聪明,“十岁能属文,读书一过,辄能成诵。其兄渔钓海上,作诗送之曰:‘生计持竿二十年,茫茫此去水连天。往来洒酒临江庙,昼夜灯明过海船。雾里鸣螺分港钓,浪中抛缆枕霜眠。莫辞一棹风波险,平地风波更可怜。’”

  她的婚姻也充满了传奇性:“其父常奇此女,不妄许人。年二十,侯官有董昌,以秀才异等,为虔所识,遂以希光妻昌。希光临行,作留别诗曰:‘女伴门前望,风帆不可留。岸鸣蕉叶雨,江醉蓼花秋。百岁身为累,孤云世共浮。泪随流水去,一夜到阃州。’入门,绝不复吟,贫寒作苦晏如也。”

  南宋“靖康二年”,正是天下大乱之时。福州有一个“虎而冠”的大豪方六一,“闻希光美,心悦而好之”,于是勾官结吏实施了一个毒计:“乃使人诬昌阴重罪,罪至族。六一复阳为居间,得轻比,独昌报杀,妻子幸无死。”方六一自以为毒计天衣无缝,能骗取希光的欢心,“因使侍者通殷勤,强委禽焉”。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弥天大祸,申屠氏表现了极为难得的大智大勇。与善良而软弱的书生丈夫完全不同,她不向厄运屈服:其一,“具知其谋,谬许之”;其二,“密案其孤于昌之友人”;其三,“乃求利匕首,怀之以往”。孤身前往方六一家后,她先是要求方六一厚葬其夫,方六一答应了;次是“伪为色喜,妆入室”,在方六一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即以匕首刺之帐中,六一立死,因复杀其侍者二人”;再次是“诈谓六一卒病委笃,以次呼其家人”“皆杀之,尽灭其宗”;最后是“斩六一头置囊中,驰至董昌葬所,以其头祭之。明旦,悉召山下人告之其相,不致连累无辜”,而自己则“以衣带自缢而死”。

  冯梦龙在《情史》卷一“情贞类”中以“申屠氏”为标题,完整记载了故事全过程,最后评曰:“此妇是谢小娥一流人。”

  白扇商肆女

  福建地处东海,商品经济较为发达,尤以造白扇而名闻天下。冯梦龙在《情史》卷三“情私类”中写了一个敢爱敢为、生死不渝、忠于爱情的“扇肆女”故事。

  “市有孙翁造白扇,一女尝居肆中”。因为她日常在店中协助父亲卖扇,也就与社会有了广泛而直接的交往。

  邻居中有个姓林的书生,“心慕其美,日往买扇”。这个扇肆女“疑之,乘间问生曰,买此何为?生告以思念之故,冀时睹芳容耳。”“女见生青春美质,且怜其意”,于是作出十分大胆的决定,“遗以香囊汗巾并银簪一枝,约某夕会于后门”。结果,两人深夜交欢,林生体弱受寒猝死。扇肆女只得“扶生墙下,掩门而入”。没想到当夜交欢又结珠胎,胎儿逐步长大,扇肆女便以实情告父母,并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原谅,遂将这个儿子生下。只是“惧人知”而“移居他所”。后来,这个孩子偶然被林生的父母遇到,发现与亡儿十分相像。最后两家取出遗物为证,互相确认为亲家,“乃二姓合居,并教其子”。后此子中进士,此佳话为同榜进士传出。冯梦龙是十分喜欢这个故事,于是进行了详细记录。

(全文共122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