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晚报20170324期 第版:

第A1版:要闻

下一版>

当前位置:福州日报2017年03月21日期 第A1版:要闻

他曾对征收工作人员恶语相向,如今却热情相待,态度为何转变——

尤老伯搬迁记

■记者蒋雅琛
  “依俤,来家里坐坐吧!”昨日上午,台江区城建征收工程处的工作人员魏守耀路过锦祥佳园,听到有人喊他。邀请他的是位老伯,名叫尤啟武,今年76岁。去年,他曾对魏守耀恶语相向,如今却热情有加。
  究竟是何原因,让老人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尤啟武之前住在祥坂新村8号楼,去年,由于闽江北中央商务区工程建设需要,他的房子将被征收。尤老伯此前得知,房子的征迁款每平方米有2万余元,可是当他去征迁指挥部测算时,却被告知只有1.5万元。“我肯定是被骗了。”尤老伯拿着测算纸去派出所询问,由于没有落款和时间,工作人员告诉他这可能是假的。这一下,尤老伯更加坚定了“被骗”的想法。
  从那之后,尤老伯策划了一系列激烈的抗争行动,不仅在小区内张贴“大字报”,而且征迁队伍到哪里,他就抵制到哪里。“我们去家家户户宣传,他就腰挂一个小型收音机,播放他录好的反对口号跟在我们后面。”魏守耀说。
  其实,尤啟武拿的那张测算纸只是一份初稿,并非正式文书,因此没有填写落款和时间。另外,2万余元是货币安置的价格,尤老伯选择的是实物安置,征收价格大约是1.5万元,但是新房卖的价格约1.2万元,加上各种补助,老伯从原来56平方米的旧房换成91平方米的新居,换房相当于“免费”。
  “那时候,我就是脑子转不过弯来,一直被上当的想法困住了。”尤啟武说,他每天失眠,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足足瘦了8公斤。
  为了做通老伯的思想工作,台江区城建征收工程组和街道拆迁工作组的工作人员轮番上门解释,还接送尤老伯外出办理材料或者其他手续。“装修过渡的时候,我老人家一个人不好租房,他们还帮我协调了一套新房住,请搬家公司免费帮我搬家。”说起征迁工作人员真情真意,尤老伯眼里泛着泪花。
  被感动的尤老伯签了约,随后顺利拿到新房。这下,他又焕发了活力,不仅体重长了回来,精气神也好了很多。“今年春节前搬家的时候,我觉得越搬越有劲。”老伯说,新房空气好,采光也好,这辈子第一次住到这么好的房子,他现在逢人就夸政策好。旧居距离新房只有300余米,现已是一片平地,不过很快就会建起地铁2号线祥坂站。“我已经问好了,老人可以免费乘坐地铁,以后我要坐着地铁多到各个地方走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