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晚报海外版20170327期 第版:

当前位置:福州晚报2017年03月21日期 第A16版:国内·焦点

“张献忠江口沉银之谜”揭晓

已发现文物过万件 当地将建博物馆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20日宣布,今年1月开始的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在两个多月后取得重大进展:出水文物超过1万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新华社目击:1 已有金册银册
  兵器出水
  记者20日在现场看到,文物考古单位在岷江河道内围堰抽水,将发掘环境从水下变成了陆地。考古人员从“陆地”向下发掘约5米,露出了长达数百米的坚硬河床,起伏的褐红色河床状似静止的“怒涛”,文物就散布在“波涛”凹槽中的鹅卵石和河沙之间,文物堆积层约有2米厚。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出水文物包括明王朝分封藩王及张献忠分封嫔妃的金册、银册,以及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银锭,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据介绍,仅带铭文银锭上的地名就涉及明代的20余府、州、县。
  记者现场目击了一段装有数枚银锭的木鞘出水,不少元宝状银锭仍旧反射出贵金属的光芒;在考古发掘现场附近的工作站,记者见到部分出水文物,各类金银器物、钱币上的文字大都清晰可辨,各种金银首饰上的花纹依然精致。
  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等30多位考古学家现场考察后认为,这是中国传说中的、记载的几处皇家藏宝中唯一被找到,且是由考古机构科学发掘出的批量宝藏;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种类之丰富,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军事史和生活史等具有重要意义,可谓展开了一幅中国明朝晚期的社会历史画卷。传说:2
“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沉于江底”
  江口沉银遗址距离四川省会成都市 约 50 公里,位于岷江主河道和流经成都市区的府河交汇处。据一些地方县志记载,
  1646年,明朝末年著名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在此遭明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当地几百年来传说不断,称有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沉于江底,有一句歌谣说:“谁人能识破,买尽成都府”。然而由于并无正史记录,对于江口沉银是否存在、具体地点在哪儿,之前史学界长期存在争议。
  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发掘项目于2017年1月5日启动,截至3月15日已发掘面积1万余平方米。
  本次考古发掘不仅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运用了大量新技术和最新科技手段。此外还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志愿者,为公众参与考古提供了平台。
  据了解,由于发掘只能选择在枯水期开展,距离今年发掘工作结束还有约一个月。尽管出水文物数量巨大,但专家认为,目前的发现可能仅为江口沉银的冰山一角。
  据了解,下一步,当地将本着集约节约、共享资源的原则,在张献忠沉银遗址附近高标准、高起点规划建设博物馆。盗挖:3
公安部督办沉银遗址遭盗掘案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省政府新闻办20日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介绍,江口镇是眉山市彭山区一个古镇,岷江从旁奔流而过。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吴天文说,早在2005年,当地修建城市供水工程时在岷江河道挖出7枚银锭,经鉴定为明代银锭,属国家珍贵文物。2010年这里被确立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
  过去几年,沉银遗址曾一度遭到盗掘。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区分局副局长刘良贵说,2013年下半年,巡查人员发现个别区域有盗挖迹象,2014年初,警方获取线索,有人用专业潜水设备夜间潜入遗址区域,盗挖文物高价倒卖。此案被公安部确立为督办案件。
  前期侦查在保密情况下进行。专案组民警余海说,经过一年秘密侦查,警方梳理出以沉银遗址文物为目标的6个盗掘团伙、3个倒卖团伙,涉案人员40余名,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
  2015年4月收网时机成熟,4月25日,眉山市212名民警组成的抓捕行动队,分成8个组,在云南、四川等多地对6个盗掘团伙骨干展开同步抓捕。此次行动12小时内到案31人,扣押“西王赏功”钱币27个、银锭39个、各类钱币逾千枚、其余金银杂件逾百个,还扣押大量涉案汽车、潜水服、氧气瓶、金属探测仪等。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江口发现银锭后,起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和其他村民一样使用铁锹、锄头等农具,在岷江滩涂上掏挖、捡拾些价值不大的小铜钱、小银饼等。2013年开始,在利益驱使下,他们或以亲属关系、或以兴趣爱好、或以资源渠道等为纽带纠集在一起,从各种渠道学习掌握水下考古知识后,购买潜水服、氧气瓶、铅块、“神剑二号”金属探测仪和成分分析仪等专业工具,到成都、遂宁等地潜水基地学习潜水技术。为了增加潜水时间和深度,以便盗挖到更多、更好的文物,个别盗挖团伙还拉拢了曾从事过潜水职业的人员一起参与盗挖。
  当地警方披露,盗挖团伙之间根据时间先后或势力大小等因素,对盗挖区域有明确的界线。为防止被文管部门巡查人员发现,他们每次作案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浅水区域就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扫滩”,发现金属物品之后,直接进行挖掘。深水区域则通过潜入江底挨个“打围”,先将淤泥、河沙等杂物清除,再使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并盗窃文物。
  警方收网后,追缴被倒卖的文物成为重要任务。专案组民警辗转10多个省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将千余件涉案文物全部追回,其中国家珍贵文物100件,包括国家一级文物8件、二级文物38件、三级文物54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余元。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国宝级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背景: 八大王的财富有多少
  张献忠,又称八大王。1644年,当李自成向北京进军并最终逼得崇祯上吊自杀时,张献忠率部从湖北转战四川。1644年8月,张献忠占领成都,3个月后,他在成都称帝。然而,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很快就走到了末路,并直接导致了那笔巨额财富沉入滚滚岷江。
  张献忠的财富到底有多少?史书上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的模糊之词,比如《明史》说他沉入锦江的财富“金宝亿万计”。《蜀难纪实》记载他沉入岷江的财富:“累亿万,载盈百艘。”此前,有媒体引用专家的估算,说张献忠的财富约相当于现在30亿元人民币。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粗略不可靠的推算,可能与真实的历史相去甚远。
  那么张献忠的财富从哪里来?考诸史料,发现有三个来源,其一是他攻城略地后从明政府的国库或是明朝藩王手里获取的,其二是从他占领的地盘上征收的,其三是从民间搜刮抢夺的。三个来源中,最大的来源应该是第三个。在攻克一座城池后,抢劫乃至屠杀平民,几乎是明末农民军的通行做法。而张献忠自始至终,从没改变过其流寇的草莽本性。在他据蜀后期,甚至发展到了“每得一人,榜刺炮烙,必得财物而后已”的地步。另外,张献忠敛财手段之狠毒之贪婪也非其他农民军首领可比。据《蜀碧》载,张献忠规定不得私藏金银,藏一两的,杀全家;藏十两的,生剥其皮。又鼓励告密,凡是告密并坐实的,就把被告者的妻妾和马匹赏给告密者。如此恐怖的高压之下,海量的财富都源源不断地汇集到张献忠私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