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晚报20170426期 第版:

当前位置:福州晚报2017年03月21日期 第A22版:三山画刊/广闻博见

周恩来这样“挺”国货

□往事钩沉 ■摘自《老年生活报》
  上世纪50年代初,周恩来交给秘书一项工作:“我参加活动多,仪容是否整洁,国内国外都注意;给你们提个要求,我的衣服一定要能表现出中国人的脸孔。”那时,北京裁缝手艺最好的大概就是“红都”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只有外国使馆和中国高级官员才能在那里做衣服,用现在话讲,是中央首长做衣的“指定厂家”。
  秘书陪周恩来到“红都”,有关服务人员迎来,见到总理的激动喜悦自不必说,他们将各种高级衣料向周恩来介绍:“为满足出国人员需要,我们进口了一些英国呢料和澳大利亚毛料;各型各色比较齐全……”周恩来摇摇头:“不要进口的,要国产的。”服务员马上理解,向周恩来详细介绍国产衣料。周恩来向秘书们交代:“今后我做衣,无论毛料布料,必须用国产的。”周恩来对衣料和颜色大致是这样选择的:首先选了上海产的法兰绒,又选了青色粗呢毛料,各做一身中山服。刚进城主要就是这件青色粗呢毛料中山服当“礼服”,接见外宾和参加重要活动都是穿这件衣服。接着选了蓝昧叽布做一套夹衣;又选了普通的斜纹布、平纹布做夏装。平纹布是灰色的,周恩来喜欢浅灰色,也是做成中山装。做内衣都是选择普通白市布,他不大喜欢穿棉毛衫、棉毛裤,都是用普通白布做成衬衣、衬裤。
  周恩来喜欢穿黑布鞋和黑皮鞋,曾定做了一双皮鞋,并且特别关照:“要用国产牛皮。”
  周恩来佩戴的东西也都是国产货,小到手绢,大到手表。
  刚进城时,实行供给制。我国还不能生产手表,中办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从香港买来手表,每人一块,给周恩来的那块是瑞士产的劳莱司自动表。周恩来欣赏一番那块表,发出一声感慨:“什么时候能让我戴上自己生产的手表呢?”上海首先使周恩来实现了愿望。当周恩来听说上海生产出手表的消息后,无限欣喜,扬手遥指东南:“告诉他们,我买一块。按市场价买。我给他们做广告!”
  上海手表厂为总理精选了一块上海表,要了120元。周恩来以后参加各种活动,亮出手腕看表时,就为上海厂作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