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日报  >> 第9180期 >> 008版 视点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编辑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探寻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的闽清实践(上)

本报记者 张铁国 林玉和

2023.11.21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尚德村。戴翔华 摄

  尚德在哪?

  它在闽清县桔林乡——从福州市区驱车1个多小时,经闽侯到闽清东桥,攀爬至海拔800余米的山顶方至。

  10年前的7月,记者来到该村时,村里冷冷清清,座座古厝和房屋中几乎空无一人,村民们大都外出务工,仅剩下少许老人留守。

  10年后的今天,宽敞的村道、金黄色的稻田边,一辆辆旅游大巴、私家车有序停放,来自福州市区及周边的游客,在一座座修缮好的古厝中“打卡”,在远离城市喧嚣的民宿中住下来,享受这座高山上的天然氧吧,陶醉在风景如画的田园风光里。

  “这两年,村里真的火了,中秋和国庆长假,游客最多时接待上千人,这多亏了省级科技特派员许国发及其团队!”闽清县桔林乡乡长姚兴柱赞许道。

  从乏人问津的边远山区“空心村”,到火遍福州及周边地区的“网红村”,科技特派员许国发和其团队靠什么改变了尚德?近日,记者来到尚德村蹲点采访,探寻科技特派员赋能乡村振兴的生动实践。

  一场深入20个乡村的实地调研

  尚德村的变化,源于3年前的一场调研。

  “我和许国发老师都是市委统战部新阶联成员,看到他当时组织一批热心乡创事业的‘新知青’在闽侯和罗源帮助打造的两三个村很火,就想请他到我的家乡闽清来,为乡村振兴建设助力。”黄盛敏回忆说。

  黄盛敏是省级科技特派员,同时也是福州市科技特派员服务平台研发和管理负责人。在她的盛情相邀下,许国发来了。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对乡村进行改造提升,开展调研、摸清实情是第一步。

  2020年7月,在闽清县政府和县发改局的支持配合下,许国发与黄盛敏等人决定利用一周时间,前往19个省级乡村振兴试点村和1个市级乡村振兴试点村逐一调研。同行的还有来自各地的“新知青”——一群与许国发一样,热心乡村振兴事业,有学识、有情怀的年轻人。

  许国发与他们结识,缘于投身乡村振兴事业之初。

  2018年,从事艺术工作的许国发在福建艺术职业学院担任创新创业导师。一次,他随学校党组织与闽侯县小箬乡大坂村开展党建共建时,发现村里有着许多闲置的古厝,于是决定利用自身优长,以艺术助力乡村振兴。

  许国发将闲置的房子租来修缮后,设立工作室、研学基地,部分用于艺术品展陈,开设民宿、咖啡吧、书吧、农家乐。他将修缮过程录制成视频,通过抖音发布,吸引了全国各地有着共同追求的乡创人才相聚闽侯,大家群策群力,为“大坂艺术村”发力。

  一时间,昔日的冷落小村庄成为人们艺术创作、研学实训、乡土体验、休闲旅游的时尚艺术天堂。

  后来,许国发又带着团队前往罗源,帮助飞竹镇斌溪村、西兰乡磹石村进行改造提升。“这几个村的实践经历,为我们打造尚德村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许国发介绍。

  经过一周考察调研20个乡村后,许国发团队最终被尚德村所吸引:云雾缥渺的山村里,遍山开放的淡粉色木槿花、保存完好的古厝、满眼翠绿的生态林,仿若人间仙境……

  调研中,一条通往村里的路正在改造拓宽,既有得天独厚的山村自然资源,又有与外界联系的道路交通——一定要让更多人来到这里,见识乡村之美,享受原生态的乡村之旅,这些想法在许国发的内心升腾。

  “云上尚德,木槿花海”,许国发立即为尚德确定了这样一个提升改造的主题,并立足尚德村资源禀赋,提出了打造“四色”尚德的具体改造思路。

  “红色尚德”,将尚德村一处解放战争旧址改造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发展红色旅游;“绿色尚德”,基于尚德村高海拔的自然条件,种植生态林、木槿花等,建设绿色景观;“墨色(古色)尚德”,对尚德村一批古建筑修缮改造、活化利用;“蓝色尚德”,通过一产种植、二产加工、三产旅游,构建蓝色(数字化)旅游体系。

  改造思路一经提出,就得到桔林乡、尚德村的认可。2020年9月,许国发和他的团队开始进驻,一场将规划图纸变成美好蓝图的实践开始付诸实施。

  一个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

  现行科技特派员政策,一般由一个人或一个团队科特派结对帮扶一个村或一家企业。许国发感到,要将原来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古朴村落,改造成一个迎接八方来客的网红旅游村,单枪匹马肯定不行。

  结合以往几个村提升的经验,许国发认为,可以将区域内的科技特派员组成团队,整合更多资源,形成“N+1”服务模式,让“N”个科技特派员(团队)集中力量,服务一个乡村,将科特派1.0版提升至2.0版。他的想法得到市科技局的充分认可。

  “推进乡村改造,助力乡村振兴、产业升级,我感觉关键在一个‘凝’字,要把碎片化、分块状的各种资源凝聚在一起,重新梳理并运营,成熟后形成模式。”一个“凝”字,是许国发多年乡村改造经验的总结。

  想到就干,说到就做。2020年9月8日,许国发在村里成立了“尚德科特派·新知青工作站”,创立“政+校+企+社会组织+工作站”的乡村振兴“五星综合服务模式”,以乡村振兴为目标,以政策为导向,以校企地合作为契机,以社会组织为网络,以工作站为基础,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乡村振兴建设。

  服务尚德村改造的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不再是传统的一人帮扶一村,在这个模式里,“N”的作用得到充分体现。

  “参与进来的科特派团队,至少有8个!”许国发说。省级科特派邓小荣团队着力帮助完善尚德村发展规划,黄志兴团队负责景观设计,吴克锋团队负责民宿、展馆等设计,黄盛敏团队负责科特派团队落地服务和古厝重生项目……

  参与改造的团队有了,改造的资本从哪里来?

  “改造的启动资金是170万元,这是尚德村作为市级乡村振兴试点村下拨的一笔经费。”许国发认为,“钱不是越多越好,但要保证每一笔都花在刀刃上。根据规划,尚德村改造要建设许多基建项目,这笔钱并不够,要用政府这笔钱撬动社会资本、创客资本、企业资本、乡贤资本等共同参与。”

  在他的发动下,来自广东的张弘毅、顾佳夫妇来了,他们认养了村中一座有着约300年历史的古厝——路弄厝,并斥资100余万元,将其改造成一座有着乡村田园气息的民宿,这是尚德村的第一家民宿,由此带动了村里其他古厝的活化利用。

  社会资本有了,企业资本也慕名而来。去年4月,省旅发集团抛来橄榄枝,引进中旅集团投资开发福旅乐养·尚德康养度假村项目,借助省广电集团、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福建电子信息集团等力量,共建集“吃、住、行、游、购、劳”为一体的高山避暑康养休闲度假村。项目首期投资约1700万元,先后建起了“云上尚德·耕读学堂”劳动实践教育基地和福旅乐养尚德61号民宿。

  该项目共设计了17种室外劳动场景,将劳动教育与研学旅游充分融合,主要面向都市圈消费人群,承接周末、节假日亲子游。民宿和耕读学堂,还可带动村集体增收,促进更多村民在家门口就业。

  社会资本、企业资本都有了,创客资本又从何而来?

  许国发提出,鼓励科技特派员团队携技术、项目、资金到农村领办、创办经济实体,或以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入股、资金入股、技术服务和租赁经营等多种形式,与服务对象结成利益共同体,风险共担、收益共享。

  这样一来,科技特派员团队和社会组织力量与尚德村“同船共渡”,大家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齐心奔赴“云上尚德,木槿花海”之约。

  一次“脱胎换骨”的山村之变

  改造前的尚德村,没有一座公园、一家民宿、一个游乐场,用许国发的话说:“就像一个山野村姑,很漂亮,但也太淳朴。”

  “规划、改造、提升,就像在她漂亮的脸上化妆,让她光彩夺目,让它红起来、火出圈。”他说。

  经过两年的施工建设、改造提升,蓝图终于变成现实。尚德,这个原本只有老人留守的“空心村”,摇身一变,成为旅游业态齐全、远近闻名的“网红村”,周末及节假日前来打卡的游客络绎不绝。

  走在村里,宽敞的水泥村道旁,座座古厝修缮一新,金黄色的稻浪边,依托茅草、稻田、羊肠小道而精心打造的梦想滑梯、智跑迷宫、轮胎乐园、彩虹冒险岛等游乐景点,小朋友们在其间嬉戏追逐,欢声笑语洒满山野;茶园寻宝、农夫市集、桑葚采摘园、农夫渔趣等,原本乏人问津的田间地头,成了八方游客体验摸鱼、采摘等各种乡野生活的乐园。

  尚德村海拔最高处,依山而建的云尚休闲山庄,建在林间的森林康养木屋绿荫掩映,建于湖上的康养小船屋临水听风,人工湖也成了垂钓的绝佳去处。长假期间,闽清东桥镇、宁德古田县和福州等地的游客慕名而来,大人们在湖上垂钓,孩子们脚踩游船在湖里游乐,构成了一幅悠然自得的乡村休闲图景。

  “改造前,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旅游的概念,几乎没有一个游客,而现在,许多城里人远道而来,体验乡野生活、高山康养,享受休闲时光。”尚德村党支部书记李宝云介绍,自2022年8月30日完成规划建设正式接待游客以来,尚德村瞄准“周末经济”消费新引擎,举办了“云上纳凉 生态尚德”乡村文化旅游节,至今接待游客6万多人次。

  村里“火”了,来尚德村打卡的人多了,最开心的还是村民。

  记者在村里采访时,见到村民黄昌谈开着一辆“拉风”的山地卡丁车。黄昌谈16岁就外出务工,听说老家开发后立即返乡创业。“以前老家太穷,总想逃出这个穷山村,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回来发展!”黄昌谈的脸上挂着笑容。

  目前,黄昌谈投资160多万元,在村里成立了一家“尚德山地越野俱乐部”,购买了20多辆山地卡丁车,在山野林间开辟越野骑行线路,那些喜欢越野挑战的游客和寻求刺激的青少年纷至沓来。最多时,一天有100多人前来骑行,由于人数太多,等待挑战越野骑行的人常常在俱乐部门口排起长队。“投资的这个山地越野项目,我一年就回本了。”黄昌谈开心地对记者说。

  村民增收渠道远不止这些。李宝玉说,村两委将村里9座闲置的古厝和土地集中流转,出租给乡村创客和企业“认养”,让村财和村民同步增收。

  首个“认养”古厝的,就是来自广东韶关的张弘毅、顾佳夫妇。在广东经营着一家服装店的他们出于对乡村生活的向往,“认养”了村中这座古厝,并将其改造成民宿。

  “在城市生活久了,就觉得在乡村生活特别幸福。在这座古厝里,每天清晨都能听到山上野鸡鸣叫,还能采摘到葛根、灵芝等,我很喜欢用这些泡茶喝。在尚德住下来后,就像陶渊明说的归田园居,感觉身心都安顿了下来。”一身中式麻布衬衣的张弘毅邀请记者落座茶叙,吐露肺腑之言。

  李宝玉说,目前村里9栋古厝已经有4座出租“认养”,每年为村财多增收10余万元。村民通过就地就业、农产品销售等,人均收入达7万多元。

  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的认可。2022年8月,省科技厅开展全省科技特派员工作案例征集评选活动,尚德村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荣获优秀典型案例。

  随着科技特派员“N+1”服务模式在闽清等地复制,如今,一个个“尚德”开始遍地开花……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许国发介绍尚德村发展规划。本报记者 张铁国摄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张弘毅(右)教游客处理木槿花。本报记者 张铁国摄

  

  尚德:“脱胎换骨”的山村巨变

  

  游客体验卡丁车。黄昌谈 摄

  采访手记

  齐心同奏乡村振兴曲

  小铁

  今天的尚德,是福州乃至周边地区群众争相“打卡”的田园美景,是当地群众为之骄傲的美好归宿。尚德村的嬗变,除了政府部门积极引导、鼎力支持外,科技特派员许国发及其团队的力量是关键。

  当前,乡村振兴建设正如火如荼。乡村振兴,关键在人才振兴。“别说人才了,连人都不多”,是我市不少乡村的现状。随着青壮年外出就业,乡村里留守的大都是老人,如何让“空心村”焕发新活力,让在外村民带着“奔头”愿意回来创业,让外地人才带着“梦想”想来村里创业,尚德村无疑提供了一个“范本”。

  毕竟,乡村振兴建设,既需要像许国发这样有情怀、有担当、沉得下心来的青年乡创人才,也需要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田专家”“土秀才”。各级各部门既要营造良好环境,为大学毕业生、返乡农民工和有志青年搭建乡村创业平台,也要持续向福州高校和科研院所“借力”,让专家学者把“实验室”设到田间地头,将论文写在田野大地上,推动打通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如此,才能让各类人才在乡村振兴的舞台上琴瑟共鸣,相得益彰,共同谱写出乡村振兴的和美华章。

(全文共4999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