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晚报  >> 第14482期 >> A06版 二梅书屋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可可爱爱”的福州话叠字 有声农家书屋让党史学习“声”入人心 逛书店 责编

福州腔调


“可可爱爱”的福州话叠字



2021.05.04

  

  “可可爱爱”的福州话叠字

  

  作者介绍

  天空树

  永泰人,两个声。美与可爱,有心皆懂。

  福州方言活化与推广团体——“真鸟囝”成员。

  有人说福州话听起来凶凶的,像吵架。这种说法无从考究,但是我必须要伸出四只胖爪认真表示,爱用叠字的福州话绝对存在可爱的成分。

  这要从头说起,我对福州话叠字的启蒙来源于闽剧。大概是上了年纪的缘故,乡下院子里的大人们不约而同地收听起了闽剧广播,从早到晚咿咿呀呀,此曲刚罢彼戏又起。虽从小耳濡目染,但我还是听不太懂,觉得像是录音机里叽里呱啦一大段外语听力,只听懂了几个词。肤浅的我就只能关注到了“安安”一词,来自闽剧《安安送米》里说书人铜钹敲敲醒木拍拍然后“讲啊列位,今晚这出戏叫做安安送米……”安安安安,多好听的名字。

  我不止一次强烈地请求拥有别人家孩子或者就安安的同款叠字小名,比起躺在超市地板没有分寸的撒泼打滚,这种合理的请求竟也被大人们拒绝,他们静静地看着我并表示“汝想得美美喏”。我被拒绝了,当然也没有作怪,小小年纪的我被这种“你得不到叠字小名但是你可以拥有叠式拒绝”的可爱打击到无话可说。

  除了此类无厘头事件,其他的福州话叠字日常还是相当舒适的。在我的记忆里,大人们喜欢使用福州话叠字和伲囝哥沟通交流。最常见的是“狡猾”的大人们左手右手一个快动作,变魔术般地表示你的零食“无无”了;也有爱八卦的依姨喜欢趴在我的耳边讲“汝嫩嫩声共我讲,我无共别人讲”,但一转眼就一传十,十传百;伲囝哥骑自行车掉链是家常便饭,但风风火火求救于大人时,他们会用淡淡的神情表示“这只是小小其问题”;又或者谁吃到了不适应的味道,赶忙喝口水说道“这碗菜辣??”或者是“这粒糖甜蜜蜜”。

  福州人说话急躁了,有时会有凶巴巴的奇妙效果,总之我的外地朋友是这么说的。这种时候,学会恰当的福州话叠字表达,除了能提升语言魅力,还添加了生活趣味,让单调的生活物件也有了生命的色彩。在寒冷的冬天,为了晚上睡得舒服,大人要我拿个“盆盆”坐在灶下的小椅子上泡脚;在炎热的夏天,交代不爱喝水的我不可以往“瓶瓶”里面装冰冰的饮料,要装简单的白开水。还有一些名词却使用了叠字动词表达,很有意思。每次我按照大人的要求拿东西时,就好像是在拿过家家的小物件。比如“钩钩”、“刷刷”、“镊镊”等等。还有很多生活中的福州话叠字,多多少少展现了福州方言表述时的温柔亲昵。

  福州话叠字可爱,仔细想想,其实是在生活中“无缝”使用叠字的福州人可爱罢了。好啦,可爱的你也来点福州话叠字吧!

  

  “可可爱爱”的福州话叠字

  

  有声专栏,扫码聆听。

(全文共1067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