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晚报  >> 第14982期 >> A13版 二梅书屋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适中  缩小
福州人怎么说“摸鱼”? 《文学的通见》:一种典型的审智散文 逛书店 责编


《文学的通见》:一种典型的审智散文


苏少伟

2022.09.23

  2022悦读闽都书香榕城

  审智散文,是孙绍振先生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这种文学样式,“并不拒绝感性,又不完全依赖于感情,诉诸理性,又不同于纯粹的智性抽象”。从这个意义上说,谢有顺的《文学的通见》具有审智散文的一般特征。

  谢有顺的“通见”,见具体的人,见抽象的理;见眼前的事物,见过往的历史;见细小之事,又见宏大之物……非常开阔,很是深刻!

  谢有顺的智性,主要就是这种智性理解,另外还要加上一条:智性表达。若有理解,而无表达,则理解可能无从宣泄;单有表达,而无理解,那么这种表达会孱弱乏力。谢有顺的散文克服了这两种不协调,显示出雄健、开朗之风。

  智性理解,主要就是说谢有顺对文化诸现象的智性认识。作为著名的教授、文化学者,出于自身的职业习惯,他对有关文化事物的感知是敏锐、超脱的。他对语言的自觉、话语方式的创新、思想的解放的呼唤,深刻地触动了我们。一般的文化现象,如小说、电影等,是谢有顺的批评对象,他指出这些文化现象中的弱点、不足,并以真诚的态度给予意见。对一些大的文化论题,如“闽派批评”“粤派批评”“民族精神”等,谢有顺的论述则显示了精辟、确切的特点。他有一种直觉式的天赋,论事观物总能直抵中心,看到内里。

  说起来,谢有顺是一个跨界的人。既跨闽派,又跨粤派;既跨文学批评,又跨一般文化现象批评;既有理论基础,又有文学创作的激情。所以,他的智性见解总可以让人感觉到开阔,而这种开阔的理性风格通常又兼具深刻与雄浑。比如他论文学的效用:“文学是在帮助人建立更完整的自我,一个能接受一切复杂、矛盾甚至悖论的自我。”此一认识,使人的精神为之一阔。

  智性表达,是谢有顺的言语方式。通透、优美,是这部书的表达特点。《文学的通见》花了很多篇幅去塑型文化文学界的多样人物。谢有顺通常是这样刻画的:由人物的生活经历而及学术事业,由人物的表面性格而及思想世界,由人物的生活小圈子而及社会环境的大圈子……多层次性,逐步深入。这样的落笔方式,将人物的里里外外,通透地表达出来。而他所刻画的这些人物通常又是一个个思考的人,一个个发挥生命力的人。读之亲切,一种优美感也随之而来。

  围绕书的介绍亦有这种风格。这部书的第三章“所读”,谈的是他所过眼的十五部书。由人(作者)以及更多的人(作家),由书(所论之书)以及更多的著作(文学经典),不时还在随心之处写上几句警醒之语——如论李兰妮的思考和文章,他说,“残缺的生命赋予写作以丰赡的思想,写作还芜杂的生命以澄明之境”——令人有丰富、通透的感觉。

  在智性的见解与智性的表达之外,我们还可以感觉到字里行间那种赤诚的文学态度。他在书里这么说,“批评应说出个体的真理”。“个体的真理”,可以说是这部书的总体色彩,更可以看作是他的真诚的批评态度——这是一种文字文学的品位,更是一种人生人格的品质。

  书目:谢有顺《文学的通见》,海峡文艺出版社,2020.12

(全文共1214字)
分享到: